Warning: opendir(D:\wwwroot\zensei.cn/ljlseo/juzi2/) [function.opendir]: failed to open dir: No error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0

Warning: readdir():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Directory resource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1

Warning: closedir():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Directory resource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9

Warning: opendir(D:\wwwroot\zensei.cn/ljlseo/bianliang/) [function.opendir]: failed to open dir: No error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0

Warning: readdir():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Directory resource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1

Warning: closedir():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Directory resource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49

Warning: file(D:\wwwroot\zensei.cn/ljlseo/juzi2/) [function.fil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57

Warning: file(D:\wwwroot\zensei.cn/ljlseo/spider/) [function.file]: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59

Warning: file(D:\wwwroot\zensei.cn/ljlseo/bianliang/) [function.fil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164
贼怕被打报警求救_零距离泛目录
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贼怕被打报警求救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2-06 01:39:35  【字号:      】

贼怕被打报警求救█百度排名联系排名大神【QQ643036908》黑链军实力技术团队】快速上排名 【因为暴利,所以暴力】专注黑链产业seo,优化推广.网站劫持, 还有什么能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27日,有关“高以翔心源性猝死”的消息在全网中持续传播,艺人明星以及网友都沉浸在悲伤中。稍后,袁弘通过微博呼吁拒绝疲劳工作,提倡工作不超过12小时,并希望不要再有这么惨痛的代价了。11月27日晚,袁弘通过微博发起拒绝疲劳工作的倡议书,并写道:“悲伤的一天。从我入行到现在16年,目前也只是部分演员能与剧组或节目组签约12或14小时工作时间,大部分演员和工作人员没有保障。其实除了演员,有时候工作人员更辛苦。什么时候这个倡议能全行业践行,我们才能做到‘部分与国际接轨’(国际有10小时和8小时)。只是,希望不要再有这么惨痛的代价了。”倡议书中写道:一个演员的死亡,是全行业的悲哀。我倡议,工作不超过12小时,重返片场之间不少于12小时,两餐之间不超过6小时,拒绝疲劳工作!网友也纷纷留言表示支持,称:“明星艺人也是普通人,没有超人的体质!拒绝疲劳工作。”“我建议所有工作,都不能超过十二个小时!”袁弘出品|娱乐FOCUS撰文|张晶 摄影|伟子责编|金成武华晨宇,华语流行乐坛一个独特的存在。他敢于剖析自己,面对过往的经历,与之和解,消化,将它们纳入自己的音乐帝国;他对音乐的理解,超过世俗所能接受的范畴,对争议不屑一顾,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往无前。他的人气之高,令人惊讶。骨子里的孤僻和自我,像极了今天的90后们。很多时候,粉丝眼中的华晨宇,就是他们自己。用他本人的话说,成长的路上吸收了太多负能量。一个人长大该有的痛苦,都被他在前面二十几年吃下去了。华晨宇将最孤独的自我抛入最世俗的繁华中,在两者的边缘游走。他的音乐,成为他宣泄的出口,也让他短暂地脱离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空间,让自己在那个空间里自由生长。松弛去年在鸟巢开的两场演唱会,是华晨宇对过去五年的告别。演唱会接近尾声,他说了很多话,也流泪了。华晨宇用连开两场鸟巢演唱会的实力告诉歌迷,你们选择我,没有选错。这句话,他重复了三遍。华晨宇的个人演唱会很容易就变成了万人大合唱。当《异类》的音乐响起,华晨宇坐在彩色的钢琴前,和歌迷一起唱“这放纵的感觉,超越一切,不再胆怯”。更早之前的演唱会,他和歌迷互动玩起了《世界是个动物园》的律动,他在台上轻快地雀跃着,像个顽皮的孩子。他说,现场不一定划分为舞台和观众,观众在感受台上的自己时,自己也能感受到他们,“因为他们是为我而来。”“人会有不同的性格,却在内心的某一面有共同点,所以大家才能聚在一起。我会感受每一个人对我的想法,他们能从我身上产生共鸣,我也能从他们身上产生共鸣。”华晨宇说。当然,五年前的第一次演唱会,他还没有充足的经验掌控舞台。2014年9月,华晨宇在北京万事达中心开了他的第一场火星演唱会。候场的时候,他听着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呐喊,场面震撼。他兴奋,感动,也享受这一刻。“上台之前听到他们喊,我就忍不住流眼泪,流泪不是伤感,而是美好。”华晨宇开场便飙高音,“太兴奋了,我一上来前两首歌就用好猛的力气唱,以至于我唱完第三首歌就累了。”今年是他出道的第六年,他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新世界了。华晨宇说,他的新专辑,多了对世界任何一种存在的包容和理解。这是时间的馈赠,华晨宇的变化也不例外。11月,华晨宇将首次在深圳举行体育场四面台的火星演唱会。在此之前,他需要闭关两月,将新专辑做完,他明确地说,这张专辑的风格比之前会温柔很多。每次制作新的专辑,华晨宇都需要闭关数月,专注创作。几年过后,这样的闭关时间越来越短,创作状态松弛了下来。闭关的时候,他需要将日常积累的旋律,用理性的方式整合成一首满意的歌曲。任何创作都依赖灵感,但灵感并不可持续,整合的时候,有个地方卡壳了,没办法继续下去的时候,华晨宇玩魔方来调节自己。“魔方能够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全新的注意力集中到另一件事情上,让我跳脱出来。我拼完之后会忘记刚才那个不够好的旋律,然后再回去写,可能会有感觉。”时间久了,三阶魔方最快的时候一分钟就可以拼完。华晨宇的创作习惯也在发生变化。“我最早以前把自己关起来最有灵感,就是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环境下,会特别有灵感,我在那里坐一个小时,能写出好多音乐来。但我现在好像在很多状态下都可以写出来了:去旅行、看新鲜的事物风景,甚至是早晨起来,我把窗帘拉开的时候都会有灵感,坐在那里喝茶看夕阳,或者跟一个人聊天也会有灵感。只要能刺激到我神经的一个事情,我就会有感觉,就能写出东西来,所以跟以前还不一样了。”华晨宇说,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改变的过程,“可能是我越来越打开自己,接受自己了,更放松了。”自我采访开始前,华晨宇笑嘻嘻地说,“可以等我两分钟吗?”他要去整理下衣服。看到华晨宇时很容易看到他的笑。外界用“呆萌”定义他的状态。他笑起来带点憨,让你想起邻居家那个久未谋面的腼腆男孩。当被问到“为什么喜欢笑”,华晨宇坦诚地说,“笑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吧。”在他看来,如果不以微笑示人,怕伤害到别人。“如果我全程垮着一张脸,跟我聊天的人,他们觉得,会不会认为‘我是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面对我?’我不想让对方难受。”即便长到现在,华晨宇性格里的敏感依然没有改变。当孤独成为一种习惯,一个人便自动闭合,他的宇宙里,只有自我。这种略显孤僻的性格,在节目中被关注,被放大。好友左立在节目访问中回忆他第一次见到华晨宇的情景。华晨宇走进房间后,径直把空调调至5度,再去收拾行李,左立说,他平时不常开空调,想调低,想了很多理由:身体不太好;吉他会变形。“他不管,蒙头睡。”睡到半夜,左立偷偷将温度调高,第二天起来一看,还是5度。“特别自我,非常符合‘我就是我’。”大家相熟之后,华晨宇请左立排练。左立一脸无辜地说,“他是要我帮他哎,隔得也远,打车过去也得几十块钱,你稍微说一句,车费帮你报了呗,他从来不说,也不问你吃饭了没,一到他家,换下鞋,开始吧。”坐在一旁的华晨宇看着兄弟“吐槽”低头大笑。在华晨宇的世界里,似乎没有“人情世故”,但这样往往没有人际负累,活得更纯粹。这种“自我”有时候也令华晨宇陷入被动。在《花儿与少年》的节目中,华晨宇经历了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看海。他面对人类留下的奇诡壮丽的风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常常走着走着,便“走丢”了。节目的气氛有几分戏谑,也引来一些非议。华晨宇有自己的看法,在谈到自己的性格时,华晨宇吐露的第一个词就是“随意”。他曾说,“很多小孩子为什么能天真无邪地笑,开开心心地玩,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太多负担。他们所认为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反而越长大之后,你却会有很多的‘不可以’,我觉得这些不是我活着的意义。”就在教堂里,华晨宇写出了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卡西莫多的礼物》。他内心孤独,却向往纯良。著名作家杨绛先生曾表达过她对人生的一点感悟,她希望自己和读者都能“忍生活之苦,保其天真”。这句话暗合了华晨宇很早之前在微博的那句话,“我知道痛苦是什么,所以我快乐”。无在华晨宇过往的经历中,他的世界常常空无一人,只有自己。关于音乐,关于热爱,华晨宇的答案与他的人气相比,略显平淡,“音乐就是我的生命”类似的话,你不会从他的嘴里听到,因为本来就不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存在的,流露出几分虚无。他谈到接触音乐的理由,只是因为“家人让我学我就学了”,跟学语文数学一个概念。当音乐真正打动他的时候,他才开始喜欢音乐,他曾在采访中说,小时候常年一个人,对这个世界是懵懂的,很多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东西,积攒了很多负能量,难以得到释放,只有音乐可以表达这种状态。他早年喜欢迷幻摇滚,“之所以最喜欢摇滚,是因为我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我觉得摇滚乐是最能体现生命力的音乐形式。”华晨宇说,既然总是关闭自己,那就会主动寻找一些突破口。“像那些迷幻的东西,它有一些是在宣泄,有一些是可以让你脱离这个世界,感觉自己通过音乐进入到另一个空间,让自己在那个空间里自由生长。”当他第一次真正能通过创作音乐来表达自我的时候,他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在音乐里疯狂,释放。《无字歌》就在这种状态下产生了。它是华晨宇的私藏。他不愿轻易拿出来示人,他对音乐的要求很高,“我在这个空间里面写这个无字歌,那一刻是我情感最浓烈的状态,换一个环境,比如把它放在演唱会的舞台上来唱,我可能觉得这个歌唱不出那个感觉。”类似的音乐还有很多,音乐里不需要填词,“填了词就相当于画蛇添足。”他多次表达过同一个观点,“我的词跟不上我的曲。”参加快乐男声比赛时,导演问他会不会写歌,他说,会,但都没有歌词。他也尝试过写词,“小时候第一次写歌的时候写过一次,但是写完我就放弃了。”再成熟一点,他对自己的创作多了一些自觉性。他明晰地告诉外界,“我写的歌,没有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之类的,都没有,就是自己的歌。”今年,他和视觉艺术家沈伟合作了一首《声希》,里面没有歌词,只有华晨宇的和声,配合沈伟创作的视觉舞蹈,带几分诡异,抽象空灵。他说,人声只是歌曲里的一个音色。和其他乐器是一样的东西。之所以需要人声来演唱,是因为其他乐器的音色,没有人唱出来的旋律好听。华晨宇对人声和音乐的关系思考,远远突破了一个年轻歌手在流行乐坛“应该”思考的范畴,进入另一个层面。自由生长生活在当下的每个人,都在被环境裹挟,如何在自我和世俗之间保持平衡,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人生命题。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更是如此。华晨宇说,出道这几年,自我空间是一定要有的,那是他灵感的来源,“这个空间是自己一个人待的,任何人踏不进来。”但人们更好奇他如何能自如地游走于孤独和繁华之间。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当你真正了解自己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你而言其实都是旁物,你就会活得很轻松,知道什么时候才需要动脑,什么时候才可以休息。”对于外界,他不喜欢将伤感的东西告诉别人,“让别人陪着我一起难过,我觉得没有必要。”他也不喜欢被定义,人人都夸他是天才,他却说,“我不是一个天才,我只是努力的时候比别人要早一些。”华晨宇在微博给“天才”下了自己的定义,“我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又有多少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天才只是能够做一些常人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可是那不是奇迹,只是在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愿意下功夫而已,如果每个人足够自由,也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创造奇迹。人人都是天才。”他也不愿被市场左右。出道这几年,他看到过很多唱片公司要考虑市场的口味,想打造什么类型的歌曲,让歌手去创作。华晨宇有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市场要什么,我在想,如果你真的给我定好了之后,我听你的发出来了,它真的就有市场吗?如果它没有达到呢?所以我并不觉得市场到底是什么。市场不是你要去迎合,而是你带着市场走。”他的解释很“硬核”,“我觉得这个很好理解,如果你真正表达自己的音乐,没有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或者没有满足这个市场的话,那只能说明你这个作品没有那么极致,那提高自己的能力就好了,不用妥协。”很多创作人常常谈到的“创作瓶颈”,在华晨宇身上并不存在,音乐是他血液里流淌的东西,它不需要被刻意制造,也很少成为话柄。对于这些东西,“有了就是有了,没有就一直没有,很难。但是可以不急,我是很自由生长的,也没办法逼自己。”“有一天不做音乐了,可以接受吗?”采访快结束时,他被问到这个问题。“可以接受。人的一生很长,我现在才活了三分之一。”他还是笑嘻嘻地,带着几分腼腆地说,我不太会审视自己,只是我回头想起了曾经的自己的时候,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过程。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11月27日,具荷拉的哥哥在个人社交网站上传了与妹妹生前最后的聊天记录截图,并写道:“很抱歉我们都没再大一点声告诉你,希望你永远快乐永远幸福,虽然现在为时已晚,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在没有坏人的净土要没有任何烦恼,比任何人都要幸福地生活呀”。聊天记录中,哥哥恳切地希望具荷拉可以抛弃不好的想法:“哥哥拜托你了…不要再想一些不好的想法了,不要再受伤了,好好照顾健康,随着时间的流逝,结婚生子,剩下的人生能幸福的度过就好了…我爱你,我的妹妹”具荷拉随即暖心向哥哥回应:“我爱你哥哥,不要担心。”但11月24日,具荷拉被人发现在家去世。

网易娱乐专稿11月28日报道(图文/上海报道组)高以翔27日在宁波录制节目《追我吧》因心源性猝死,目前爸妈、高以翔哥哥高宇桥都已抵达宁波处理后事。28日上午,网易娱乐赴宁波殡仪馆现场探访,现场保安称这里被包场,不能进入。期间陆陆续续有车开进开出,疑似经纪公司或家属,并有几名粉丝自发前来探望。据了解,昨晚高以翔家属都已赶到宁波,哥哥高宇桥也抵达现场。从早上开始,陆续有亲友前来致意,并不时有法师进出。据知情人士透露,遗体运回台湾的细节目前还在讨论。11月27日上午,高以翔经纪公司发声明表示高以翔在录制节目不幸离世。?就在27日凌晨,有知名博主爆料,演员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晕倒抢救。该博主还晒出了救护车的照片,并表示高以翔已经送到医院抢救。随后有另一博主贴出了和工作人员的对话截图↓1:45左右在跑步项目晕倒,现场医护人员心脏复苏一段时间后,2:30左右送上救护车。还有当时现场的图,众人围在高以翔身边。陈伟霆祈祷,黄景瑜辰亦儒也在。网上还曝出了高以翔就医的细节,送到医院时瞳孔已经到放大到边缘。就在昨天,高以翔还在社交平台为节目做宣传。没想到,噩耗就这样发生了。1984年出生高以翔被称为“台湾男神”,外形十分高大帅气,因主演《遇见王沥川》而在内地人气飙升。作为外形与实力并存的男明星,高以翔一直以来也十分敬业努力。他平时就常常健身,曾在采访时说:我从12、3岁的时候就开始健身了。当时我参加了学校的篮球队,教练要求我们每天都保持早起健身的习惯。那时候觉得去健身房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健完身还要去上课。但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的健身训练,我也不会长这么高。谁能想到参加综艺,平时身体素质如此好的人居然会出现意外。有网友表示,浙江卫视的综艺节目确实太“拼”,录制接连出现意外,对艺人的防范措施还不够百分百到位,呼吁要引起重视,关爱艺人生命。两公里的距离,不是让人平地跑过去,而是设置多个关卡,还有多个晃动的梅花桩,甚至最后一个环节还有徒手攀爬70米高楼的环节。就连一向从小进行体育训练的奥运冠军李小鹏都直呼受不了,更何况是普通明星。有博主称之前录制过该台的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从头天晚上一直录制到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即便是《奔跑吧》也是经常这样熬夜录制。比如张杰在录制时缺氧晕倒↓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竟然是此前的环节出现了螺丝钉松动,险些造成滑轮掉落的问题。之后张杰对于后面的吹乒乓球游戏也表示了其存在的危险性,然而导演组却没有更换,也真的让人觉得非常危险了。2018年浙江卫视跨年晚会录制时,作为第二个出场嘉宾,陈伟霆演唱歌曲时,舞台中央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幸好陈伟霆及时发现,要不然掉下去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还有几年前释小龙参加浙江卫视一档叫《中国星跳跃》的跳水励志类节目,结果随行助理却不幸身亡。但是释小龙助理溺亡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在事发时,释小龙正在5米台的位置训练,而这位彭姓助理出于对跳水的好奇,也在3米板试跳,没想到跳下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再加上他本身身体状况就有问题,最终丧命。而《中国星跳跃》的说法是,当时释小龙正在跳水馆训练,助理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泳池的另一侧掉入水中,由于当时工作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释小龙身上,因此并没有注意到现场发生的状况。后来节目组发现有人失踪时,助理已经沉到水底。但这样的说法并不被网友认可,有人认为泳池并不是很大,不太可能存在有人掉入水中,周围人却毫不知情的情况。无论原因如何,这个18岁助理的生命再也无法挽回。希望这件事之后,浙江卫视能真的引起重视,不要再有无辜的人离开了!截至写稿时,有消息曝出,高以翔即将在两天后给朋友当伴郎。苗苗(资料照) 11月29日,由贾樟柯监制、青年导演王晶执导、白客主演的电影《不止不休》官宣女主角为苗苗。影片根据真实人物改编,讲述了高中肄业的小镇青年韩东,不满足于老家安逸的生活,怀揣记者理想,不顾家人阻拦毅然离家来到北京闯荡,一路备受质疑,一路不止不休勇敢追寻自己理想生活的故事。该片通过呈现小人物面临人生迷茫和低谷时的坚守,来展现 “不止不休”积极面对生活的正能量主题,预计2020年秋季上映。贼怕被打报警求救提起斯琴高娃老师,那必然会想起她那“传奇”的人生经历。入行以来塑造过无数经典角色,其荧幕形象深深的烙印在观众的心中。《骆驼祥子》中尖酸泼辣的虎妞,《康熙王朝》中的孝庄太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对生活的充满美好向往的“叶市井小民”叶如棠......见斯琴高娃老师之前脑海中还不断闪现着这些角色,每个角色都是不一样的刻画,要说对斯琴高娃老师的印象,那还真找不到准确的词形容。刚看见她时,虽然行程比较忙碌,但精神状态很好,难以想象一个老艺术家,还能这么热情饱满的对待工作,就像她曾说的“活到老,拍到老”一样,斯琴高娃老师一直奋斗在表演事业上,这次,她带着新的电视剧作品《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来和我们聊聊背后的故事。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莫家几个孩子先后来到内蒙古,多年以后莫家的孩子们都在内蒙古找到了归属的故事。斯琴高娃老师在剧中演的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一个老额吉。额吉,在蒙古族是妈妈的意思。斯琴高娃老师也算是“演母亲专业户”了,这次她又要塑造一个母亲形象,着实也令观众期待这次的不同塑造。对于出演这部戏,斯琴高娃老师非常谦虚的表示:“我很高兴这次与康导以及很多年轻的朋友们合作。他们年轻有理念,聪明智慧,有很多优良品质令人学习。”在市面上,关于草原的影视剧也不少,但或许只是小众群体会比较关注。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中,可能草原戏更多的都是在说关于民族文化的,而斯琴高娃老师却纠正了这个观点:“每一个蒙古戏都是不一样的题材,有不一样的触点。我认为蒙古族有一种豪爽非常直率的性格,所以做出来的作品也一定是非常精彩的。在内蒙古牧区,善良的额吉栽培他们成长,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行为。所以我觉得这个戏无论是从导演的方面或者剧作方面、演员方面,都可以说是精彩的。”随后,她表达了这部剧关于弘扬民族精神的看法:“这个精神是不可多得的,跟那个时代是离不开的。那个时代是一个变革的时代,所有人能够往前行进,既健康又有追求,我认为是有一种幸福感的。”谈起拍戏时的情景,斯琴高娃老师陷入了回忆,对她来说,每一场戏都很深刻,没有“最”深刻:“我觉得因为他写的深刻,你不得不深刻,你不深刻就不是那个人物,就会白演或者是演的不好。”她还记的拍戏时草原上昼夜温差大,晚上气温很低,白天太阳很晒,但演员们都是积极主动的去克服困难,完成拍摄。她说:“我们的其中有一位演员,我问他拍戏有半年了吗?他说有十个月了。我说累吗?他说很累。年轻人都叫累了。很热很热的时候,我们都穿着皮袄棉袄,然后生着火炉,烙馅饼、熬奶茶。一般人是做不来的,但是我觉得我们作为演员来讲很高兴、很兴奋、也很愿意的。”对,似乎正是这种“愿意”的付出精神,就是演员令人钦佩的品质。很多人会说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当演员就应该敬业,但这种辛苦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斯琴高娃老师也很难用只言片语去形容“演员”这个词,去表达自己对表演艺术的看法,她说:“这个想法太多了,我觉得似乎一夜之间也说不清楚,十夜恐怕也说不清楚,何况我也有很多的经历了,我觉得需要慢慢去总结自己。”谈到什么算一个好演员,她坦诚道:“好演员可是很难得的,就和做人一模一样。我觉得他要具备很好的心理素质和修养。我总结天赋是一定要有的,也缺不了后天的努力和添加,无缘无故你属于天才是不太可能的。”末尾,她又感叹道:“天才太少了,几乎没有。”在她心里,从未想过如果不做演员,自己还会做什么其他的职业。演艺生涯中,风风雨雨经历过,这些都被斯琴高娃老师称作“帮助塑造人物的一种养料”。一直以来,她都在挑战自己,但却从没想要去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力所能及就好。她喜欢自己演的每一个角色,“每个角色都喜欢,所以你就才会去投入。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说我是喜欢哪个角色、最满意哪个角色,那我就再没有其他满意的角色了。每演一个角色要完全进到这个这个角色的精神领域里面去,它在血液当中去。”我们讨论起了对现在演员演技的一些看法,我问她会不会觉得现在演戏的门槛变低了,话音还未落,斯琴高娃老师变打断了我:“我已经听懂您的意思了,不要去轻易地去批评别人,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不论他是年龄大与小,老与少,我觉得对方都有可取之处,不要那么去挑拣。”她认为,如果现在年轻演员的演技被批评,那是或许一种“不认真”的态度:“我觉得有的孩子不懂事不太珍惜,或者叫做不认真。你可以去好好和他说,他会懂得。假设如果不懂,你可以劝他改行,他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数学家。”斯琴高娃老师就是用这样一种包容与教育的心去看待现在的现象,虽然资历很深,但也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最后,她还很可爱地为《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部电视剧做宣传,“今天它够用这种形式搬上屏幕,我觉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康洪雷导演是非常有修养的,而且对我们的草原对我们的民族抱有一种情怀。真正有这种情怀的人去完成的话,我觉得这是一点疑惑都没有,一定会是成功的,而且一定票房大卖,或者就那类似那样的话我都不大会说。我希望是这样子,大家会掌声如雷的。”期待斯琴高娃老师的草原额吉,期待她的“百变母亲”。斯琴高娃带病主演《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上期《封面故事》:陈数

贼怕被打报警求救据台媒报道,高以翔昨天(27日)凌晨在宁波拍摄真人秀《追我吧》,录影时突然晕倒昏迷,送医治疗后抢救无效,享年35岁,事发后高以翔父母、二哥高宇桥昨已急飞宁波处理后事。高以翔遗体会先在当地做防腐处理,然后运回台湾再火化,最快下周一遗体就会运回台湾。高父于今(28日)晚搭机返回台北,表情哀伤面对媒体询问,表示后事处理一切顺利,但不能多说,只觉得可惜。高父入境后,大批守在入境大厅等候的媒体立即上前拍摄、提问,高父同样只有回应“谢谢你们”,但后来到了航厦外等车时,媒体再次询问目前后事处理进度以及父母二人情况,高父才说“不能说遗体什么时候回来,一切都OK了,我认为太可惜了,我不能再讲了,妈妈也快回来了,很多事不能讲”随后乘车离去。还没从高以翔去世的悲伤中缓过来,张亮离婚的热搜又爆在了第一条。what?2017年就离了?对张亮和寇静的最深印象还停留在《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张亮和儿子天天在节目里“哥们儿”式的互动深受观众喜爱,成为那年最大的黑马。有如此可爱懂事的天天,和会做饭顾家的超模丈夫,大家都称张亮妻子为“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有网友发现,张亮此前在录节目的时候还在讨论向妻子求婚的问题,姜潮问及张亮是否向妻子求过婚。张亮先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随后开始支支吾吾:“那时候比较害羞”“那时候年龄比较小”最后,张亮还是说出了“硬核求婚”的经历:“我当时说,你愿不愿意死了之后埋我家坟里”惊呆其他节目的嘉宾。据悉,2003年,张亮和寇静相识并交往。张亮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去技校学过厨,还干过售货员,刚刚转到模特行业的时候也不富裕,而这时,寇静跟了他。结婚也非常简单,寇静在一次吃烤串时问张亮愿不愿意和她结婚,张亮马上就答应了。之后儿子张悦轩(天天)2007年11月出生,2015年6月小女儿出生。有爆料称2013年,张亮为寇静补办了婚礼,还送给了她一枚“一生只送一人”的钻戒。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张亮之前上《中餐厅》做饭都不摘掉这个戒指。就在2017年的七夕,媒体还拍到他们一家游玩的照片,看起来恩爱和睦。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儿女双全的家庭也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吧。别急,事情似乎有了反转...今年10月,有网友拍到了张亮和一女生一起买钻戒。之后被拍到一起驾车去看话剧。?该女子和寇静的身材以及穿着风格十分相像,正在网友感叹张亮是不是有了新恋情时,有眼尖的网友爆料,该女子和寇静的身材以及穿着风格十分相像↓公布离婚没多久,张亮空降了粉丝群。说:“大家不要惊呆,家庭内部安排。”还表示“过几天就明白啦”。看到这几句的第一反应:过几天明白什么...然后看到这位网友说,今年一家人还去新西兰玩...加上又一起去看钻戒,给出的结论是:假离婚!真求婚!虽然一切都是没有证据的猜测,但是真的好迷惑!翻了下张亮最近的微博,虽然设置了半年可见,但除了工作基本还是围绕着孩子。有两条为儿女庆生的微博,他们看起来十分开心。如果真的离了,请不要再把伤害带给孩子。要陪伴他们成长,给他们足够的爱。当然如果真的没有离婚,自然是好事!可是今天不是愚人节,别搞我们!张亮在粉丝群发言截图张亮宣布与寇静2017年离婚11月29日,张亮在微博宣布与妻子寇静离婚后,之后他在粉丝群内对此回应称是家庭内部安排。11月29日,张亮在微博宣布因家庭内部意见已于2017年与妻子寇静办理离婚手续,孩子共同抚养。随后有网友po出了十月份偶遇到的张亮与一个子高挑的女生一起挑选珠宝的照片。此前寇静曾在节目中露面。但之后张亮在自己的粉丝群对此回应称“大家不要惊呆,没事的,家庭内部安排”“过几天就明白啦”。同时也有网友称被偶遇到与张亮一起挑选珠宝的女子与寇静很像。

出品|娱乐FOCUS撰文|张晶 摄影|伟子责编|金成武华晨宇,华语流行乐坛一个独特的存在。他敢于剖析自己,面对过往的经历,与之和解,消化,将它们纳入自己的音乐帝国;他对音乐的理解,超过世俗所能接受的范畴,对争议不屑一顾,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往无前。他的人气之高,令人惊讶。骨子里的孤僻和自我,像极了今天的90后们。很多时候,粉丝眼中的华晨宇,就是他们自己。用他本人的话说,成长的路上吸收了太多负能量。一个人长大该有的痛苦,都被他在前面二十几年吃下去了。华晨宇将最孤独的自我抛入最世俗的繁华中,在两者的边缘游走。他的音乐,成为他宣泄的出口,也让他短暂地脱离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空间,让自己在那个空间里自由生长。松弛去年在鸟巢开的两场演唱会,是华晨宇对过去五年的告别。演唱会接近尾声,他说了很多话,也流泪了。华晨宇用连开两场鸟巢演唱会的实力告诉歌迷,你们选择我,没有选错。这句话,他重复了三遍。华晨宇的个人演唱会很容易就变成了万人大合唱。当《异类》的音乐响起,华晨宇坐在彩色的钢琴前,和歌迷一起唱“这放纵的感觉,超越一切,不再胆怯”。更早之前的演唱会,他和歌迷互动玩起了《世界是个动物园》的律动,他在台上轻快地雀跃着,像个顽皮的孩子。他说,现场不一定划分为舞台和观众,观众在感受台上的自己时,自己也能感受到他们,“因为他们是为我而来。”“人会有不同的性格,却在内心的某一面有共同点,所以大家才能聚在一起。我会感受每一个人对我的想法,他们能从我身上产生共鸣,我也能从他们身上产生共鸣。”华晨宇说。当然,五年前的第一次演唱会,他还没有充足的经验掌控舞台。2014年9月,华晨宇在北京万事达中心开了他的第一场火星演唱会。候场的时候,他听着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呐喊,场面震撼。他兴奋,感动,也享受这一刻。“上台之前听到他们喊,我就忍不住流眼泪,流泪不是伤感,而是美好。”华晨宇开场便飙高音,“太兴奋了,我一上来前两首歌就用好猛的力气唱,以至于我唱完第三首歌就累了。”今年是他出道的第六年,他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新世界了。华晨宇说,他的新专辑,多了对世界任何一种存在的包容和理解。这是时间的馈赠,华晨宇的变化也不例外。11月,华晨宇将首次在深圳举行体育场四面台的火星演唱会。在此之前,他需要闭关两月,将新专辑做完,他明确地说,这张专辑的风格比之前会温柔很多。每次制作新的专辑,华晨宇都需要闭关数月,专注创作。几年过后,这样的闭关时间越来越短,创作状态松弛了下来。闭关的时候,他需要将日常积累的旋律,用理性的方式整合成一首满意的歌曲。任何创作都依赖灵感,但灵感并不可持续,整合的时候,有个地方卡壳了,没办法继续下去的时候,华晨宇玩魔方来调节自己。“魔方能够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全新的注意力集中到另一件事情上,让我跳脱出来。我拼完之后会忘记刚才那个不够好的旋律,然后再回去写,可能会有感觉。”时间久了,三阶魔方最快的时候一分钟就可以拼完。华晨宇的创作习惯也在发生变化。“我最早以前把自己关起来最有灵感,就是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环境下,会特别有灵感,我在那里坐一个小时,能写出好多音乐来。但我现在好像在很多状态下都可以写出来了:去旅行、看新鲜的事物风景,甚至是早晨起来,我把窗帘拉开的时候都会有灵感,坐在那里喝茶看夕阳,或者跟一个人聊天也会有灵感。只要能刺激到我神经的一个事情,我就会有感觉,就能写出东西来,所以跟以前还不一样了。”华晨宇说,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改变的过程,“可能是我越来越打开自己,接受自己了,更放松了。”自我采访开始前,华晨宇笑嘻嘻地说,“可以等我两分钟吗?”他要去整理下衣服。看到华晨宇时很容易看到他的笑。外界用“呆萌”定义他的状态。他笑起来带点憨,让你想起邻居家那个久未谋面的腼腆男孩。当被问到“为什么喜欢笑”,华晨宇坦诚地说,“笑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吧。”在他看来,如果不以微笑示人,怕伤害到别人。“如果我全程垮着一张脸,跟我聊天的人,他们觉得,会不会认为‘我是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面对我?’我不想让对方难受。”即便长到现在,华晨宇性格里的敏感依然没有改变。当孤独成为一种习惯,一个人便自动闭合,他的宇宙里,只有自我。这种略显孤僻的性格,在节目中被关注,被放大。好友左立在节目访问中回忆他第一次见到华晨宇的情景。华晨宇走进房间后,径直把空调调至5度,再去收拾行李,左立说,他平时不常开空调,想调低,想了很多理由:身体不太好;吉他会变形。“他不管,蒙头睡。”睡到半夜,左立偷偷将温度调高,第二天起来一看,还是5度。“特别自我,非常符合‘我就是我’。”大家相熟之后,华晨宇请左立排练。左立一脸无辜地说,“他是要我帮他哎,隔得也远,打车过去也得几十块钱,你稍微说一句,车费帮你报了呗,他从来不说,也不问你吃饭了没,一到他家,换下鞋,开始吧。”坐在一旁的华晨宇看着兄弟“吐槽”低头大笑。在华晨宇的世界里,似乎没有“人情世故”,但这样往往没有人际负累,活得更纯粹。这种“自我”有时候也令华晨宇陷入被动。在《花儿与少年》的节目中,华晨宇经历了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看海。他面对人类留下的奇诡壮丽的风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常常走着走着,便“走丢”了。节目的气氛有几分戏谑,也引来一些非议。华晨宇有自己的看法,在谈到自己的性格时,华晨宇吐露的第一个词就是“随意”。他曾说,“很多小孩子为什么能天真无邪地笑,开开心心地玩,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太多负担。他们所认为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反而越长大之后,你却会有很多的‘不可以’,我觉得这些不是我活着的意义。”就在教堂里,华晨宇写出了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卡西莫多的礼物》。他内心孤独,却向往纯良。著名作家杨绛先生曾表达过她对人生的一点感悟,她希望自己和读者都能“忍生活之苦,保其天真”。这句话暗合了华晨宇很早之前在微博的那句话,“我知道痛苦是什么,所以我快乐”。无在华晨宇过往的经历中,他的世界常常空无一人,只有自己。关于音乐,关于热爱,华晨宇的答案与他的人气相比,略显平淡,“音乐就是我的生命”类似的话,你不会从他的嘴里听到,因为本来就不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存在的,流露出几分虚无。他谈到接触音乐的理由,只是因为“家人让我学我就学了”,跟学语文数学一个概念。当音乐真正打动他的时候,他才开始喜欢音乐,他曾在采访中说,小时候常年一个人,对这个世界是懵懂的,很多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东西,积攒了很多负能量,难以得到释放,只有音乐可以表达这种状态。他早年喜欢迷幻摇滚,“之所以最喜欢摇滚,是因为我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我觉得摇滚乐是最能体现生命力的音乐形式。”华晨宇说,既然总是关闭自己,那就会主动寻找一些突破口。“像那些迷幻的东西,它有一些是在宣泄,有一些是可以让你脱离这个世界,感觉自己通过音乐进入到另一个空间,让自己在那个空间里自由生长。”当他第一次真正能通过创作音乐来表达自我的时候,他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在音乐里疯狂,释放。《无字歌》就在这种状态下产生了。它是华晨宇的私藏。他不愿轻易拿出来示人,他对音乐的要求很高,“我在这个空间里面写这个无字歌,那一刻是我情感最浓烈的状态,换一个环境,比如把它放在演唱会的舞台上来唱,我可能觉得这个歌唱不出那个感觉。”类似的音乐还有很多,音乐里不需要填词,“填了词就相当于画蛇添足。”他多次表达过同一个观点,“我的词跟不上我的曲。”参加快乐男声比赛时,导演问他会不会写歌,他说,会,但都没有歌词。他也尝试过写词,“小时候第一次写歌的时候写过一次,但是写完我就放弃了。”再成熟一点,他对自己的创作多了一些自觉性。他明晰地告诉外界,“我写的歌,没有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之类的,都没有,就是自己的歌。”今年,他和视觉艺术家沈伟合作了一首《声希》,里面没有歌词,只有华晨宇的和声,配合沈伟创作的视觉舞蹈,带几分诡异,抽象空灵。他说,人声只是歌曲里的一个音色。和其他乐器是一样的东西。之所以需要人声来演唱,是因为其他乐器的音色,没有人唱出来的旋律好听。华晨宇对人声和音乐的关系思考,远远突破了一个年轻歌手在流行乐坛“应该”思考的范畴,进入另一个层面。自由生长生活在当下的每个人,都在被环境裹挟,如何在自我和世俗之间保持平衡,是每个人都会面临的人生命题。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更是如此。华晨宇说,出道这几年,自我空间是一定要有的,那是他灵感的来源,“这个空间是自己一个人待的,任何人踏不进来。”但人们更好奇他如何能自如地游走于孤独和繁华之间。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当你真正了解自己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你而言其实都是旁物,你就会活得很轻松,知道什么时候才需要动脑,什么时候才可以休息。”对于外界,他不喜欢将伤感的东西告诉别人,“让别人陪着我一起难过,我觉得没有必要。”他也不喜欢被定义,人人都夸他是天才,他却说,“我不是一个天才,我只是努力的时候比别人要早一些。”华晨宇在微博给“天才”下了自己的定义,“我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又有多少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天才只是能够做一些常人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可是那不是奇迹,只是在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愿意下功夫而已,如果每个人足够自由,也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创造奇迹。人人都是天才。”他也不愿被市场左右。出道这几年,他看到过很多唱片公司要考虑市场的口味,想打造什么类型的歌曲,让歌手去创作。华晨宇有自己的看法,“我不知道市场要什么,我在想,如果你真的给我定好了之后,我听你的发出来了,它真的就有市场吗?如果它没有达到呢?所以我并不觉得市场到底是什么。市场不是你要去迎合,而是你带着市场走。”他的解释很“硬核”,“我觉得这个很好理解,如果你真正表达自己的音乐,没有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或者没有满足这个市场的话,那只能说明你这个作品没有那么极致,那提高自己的能力就好了,不用妥协。”很多创作人常常谈到的“创作瓶颈”,在华晨宇身上并不存在,音乐是他血液里流淌的东西,它不需要被刻意制造,也很少成为话柄。对于这些东西,“有了就是有了,没有就一直没有,很难。但是可以不急,我是很自由生长的,也没办法逼自己。”“有一天不做音乐了,可以接受吗?”采访快结束时,他被问到这个问题。“可以接受。人的一生很长,我现在才活了三分之一。”他还是笑嘻嘻地,带着几分腼腆地说,我不太会审视自己,只是我回头想起了曾经的自己的时候,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过程。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11月27日上午,高以翔经纪公司发声明表示高以翔在录制节目不幸离世。?就在27日凌晨,有知名博主爆料,演员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晕倒抢救。该博主还晒出了救护车的照片,并表示高以翔已经送到医院抢救。随后有另一博主贴出了和工作人员的对话截图↓1:45左右在跑步项目晕倒,现场医护人员心脏复苏一段时间后,2:30左右送上救护车。还有当时现场的图,众人围在高以翔身边。陈伟霆祈祷,黄景瑜辰亦儒也在。网上还曝出了高以翔就医的细节,送到医院时瞳孔已经到放大到边缘。就在昨天,高以翔还在社交平台为节目做宣传。没想到,噩耗就这样发生了。1984年出生高以翔被称为“台湾男神”,外形十分高大帅气,因主演《遇见王沥川》而在内地人气飙升。作为外形与实力并存的男明星,高以翔一直以来也十分敬业努力。他平时就常常健身,曾在采访时说:我从12、3岁的时候就开始健身了。当时我参加了学校的篮球队,教练要求我们每天都保持早起健身的习惯。那时候觉得去健身房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健完身还要去上课。但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的健身训练,我也不会长这么高。谁能想到参加综艺,平时身体素质如此好的人居然会出现意外。有网友表示,浙江卫视的综艺节目确实太“拼”,录制接连出现意外,对艺人的防范措施还不够百分百到位,呼吁要引起重视,关爱艺人生命。两公里的距离,不是让人平地跑过去,而是设置多个关卡,还有多个晃动的梅花桩,甚至最后一个环节还有徒手攀爬70米高楼的环节。就连一向从小进行体育训练的奥运冠军李小鹏都直呼受不了,更何况是普通明星。有博主称之前录制过该台的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从头天晚上一直录制到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即便是《奔跑吧》也是经常这样熬夜录制。比如张杰在录制时缺氧晕倒↓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竟然是此前的环节出现了螺丝钉松动,险些造成滑轮掉落的问题。之后张杰对于后面的吹乒乓球游戏也表示了其存在的危险性,然而导演组却没有更换,也真的让人觉得非常危险了。2018年浙江卫视跨年晚会录制时,作为第二个出场嘉宾,陈伟霆演唱歌曲时,舞台中央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幸好陈伟霆及时发现,要不然掉下去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还有几年前释小龙参加浙江卫视一档叫《中国星跳跃》的跳水励志类节目,结果随行助理却不幸身亡。但是释小龙助理溺亡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在事发时,释小龙正在5米台的位置训练,而这位彭姓助理出于对跳水的好奇,也在3米板试跳,没想到跳下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再加上他本身身体状况就有问题,最终丧命。而《中国星跳跃》的说法是,当时释小龙正在跳水馆训练,助理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泳池的另一侧掉入水中,由于当时工作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释小龙身上,因此并没有注意到现场发生的状况。后来节目组发现有人失踪时,助理已经沉到水底。但这样的说法并不被网友认可,有人认为泳池并不是很大,不太可能存在有人掉入水中,周围人却毫不知情的情况。无论原因如何,这个18岁助理的生命再也无法挽回。希望这件事之后,浙江卫视能真的引起重视,不要再有无辜的人离开了!截至写稿时,有消息曝出,高以翔即将在两天后给朋友当伴郎。提起陈数,想必大家脑海中一定会闪过许多词,知性优雅、大气独立、穿旗袍最美的女人......如果要细数最有气质的女明星,陈数也一定是榜上有名。标志性的红唇,成熟妩媚,美艳中又不失优雅,风情万种中又不失干练,集很多女人味于一身,却又不落俗套。这次,陈数老师将出演电影《长安道》中的“蛇蝎美人”林白玉,我们也因此与她来了一场独家对话。整个谈话过程,我都能感觉到陈数老师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成熟且温柔的魅力,对话的几十分钟里,获益良多。欲望这个词不是个贬义词,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有一定的欲望《长安道》是一部非典型的犯罪类型片,改编自海岩的小说,讲述的是缉毒警察赵红雨为了参与破获一起文物盗窃案,在另一位警察邵宽城的掩护下化身卧底,来到多年未见的父亲历史教授万正纲身边,调查他的现任妻子林白玉的故事。电影中,陈数扮演的是一名非常知名的电视台主持人,如果用几个非常简单的词概括的话,她是一个优雅且彪悍,知性也性感,风情并豪情的非典型女性。当陈数接到李骏导演的邀请后,由于一直想挑战新的类型的角色,充满着好奇心,决定出演,也是整个电影中第一个定下来的演员。从预告片中,可以看出陈数演的林白玉,是一个“狠”角色,电影中有端着猎枪的画面、也不乏有一些“香艳”的片段。其中有一场戏是只穿内衣躺在床上的画面,陈数老师也表示,这场戏的确是她演艺生涯当中算是尺度略大一点的部分。“林白玉这个角色需要,她的性感、个人魅力都是角色设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的话,这个角色很多的设置就会有问题。”在她眼中,只要角色有需要,就一定会敢于尝试。她还讲了拍摄现场的一些趣事,有一场戏是她裹着浴巾从洗手间里出来,别人以为她放不开。其实现场并不是如此,浴巾的重量加上拉肚子身体不舒服,导致可能画面有点别扭,而陈数自己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或者放不开。整部电影除了讲述破案故事之外,也围绕着亲情、名利、欲望等人性方面进行了深刻的探讨“我觉得欲望这个词不是个贬义词,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有一定的欲望,可以成为一种动力,督促我们推动我们去寻找更好的我们更喜爱的,我们愿意追寻的东西,包括事业的发展。如果你太清心寡欲的话,就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状态和机缘去做一些事情出来。但是欲望终归是一个过了之后可能就不太好的一个东西。同时它还跟你自身的阶段的状况有关。”陈数老师谈起对名利与欲望的看法时,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电影中的林白玉是一个有欲望的中年女性,但陈数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贬义词,而正是她身上那种果断的性格,塑造了一个不依附男性的独立女性形象。“林白玉其实是一个很有力量的女性角色”陈数如是道。谈起这部电影的魅力,电影当中的这几位角色,其实很像我们生活中有可能你我都熟悉和认识的一些人,里面的某种影子和侧面,是我们并不陌生的。导演李骏也曾分享说,选择的几位主演也都是演技到位,能真真实实演绎身边普通人的,经得住大荧幕的考验。最后陈数谈了谈自己的感想:“电影带给我们一个思考,终归是我们自己的生活和生命,要用爱去战胜恨。”真正的演员本身就不应该被标签化,也不应该被人设化出道18年的陈数,演绎过无数个经典角色。《新上海滩》中的方艳芸,《铁梨花》中的五奶奶,《和平饭店》中的陈佳影......问她最喜欢的角色,陈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陈佳影。在她眼中,演员是自己选择的一份喜爱的事业,这么多年她一直抱着非常严谨、严肃的专业态度,不断在追寻和提升自己。“我认为虽然有些时候我们演员做的作品应该以一种轻松的形式呈现给观众,但是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其实是不可以马虎和儿戏的。这点可能有时候会被说比较古板和严谨一些吧。”陈数老师说起这段话时,非常的真诚。她曾说演员无法改变时代,所以要做到与时俱进。有些时候我们不能够责怪时代,或者不能责怪自己生不逢时。因为有些时候你最擅长的某种特性,可能并不是那个时代最需要的那个点。陈数说:“我一直觉得我们永远去责怪外部环境是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关键是你为了你自己的人生曾经做过什么。而且的确世界是多元的、广阔的。难道我们只能过着一种相对单一的人生或者单一的表演方式吗?这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提升和考验?每当遇到类似于像这样的困惑和逆境的时候,我更愿意思考它从中可以带给我的正面的一些意义。所以不愿意选择只是埋怨。”所以在被问到最近热议的话题“中年女演员的困境”时,陈数并没有体现出很大的困扰。很多人说现在很多中年女演员都没有好的剧本好的角色去演,只能演一些妈妈类型的角色,或者三十多岁还还要演偶像剧。而陈数却坦言自己还算蛮幸运的,一直接到不错的本子和角色。“事实上真正好角色好剧本好团队,无论你在哪个年龄段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他一定是在大市场当中数量偏小的那个部分。所以正好那个剧本或者角色又恰巧是你能够演的,或者是你这种风格演员能够去驾驭的,真的很难。困境永远都有吧,但还是那句话,拓宽自己,让自己更好用,不是更重要吗?”其实真正让陈数戏路变宽的,是她自己在表演道路上的探索和追寻,一直都在追求各种各样的变化。就像这次出演《长安道》中的林白玉,也是一改以往形象,演绎了一位“蛇蝎美人”。她不太担心影迷是否会不适应这样的变化:“因为真正的演员其实本身就不应该被标签化,也不应该被人设化。演员的最大魅力和光芒一定是在角色当中,是一个演员个体和这个角色它们合在一起了,是一个1+1可以大于二的一个结果。所以这时候我经常觉得大家喜爱我,是因为我们1+1大于了二。其实回到陈数本身来说,我终归还是一,我需要角色与我共同来成就一个新的我。”岁月从不败美人,这个美人一定指的不是皮肉的美很多人评价陈数说“岁月从不败美人”,面对这样的评价,她却说:“这个美人一定指的不是皮肉的美。我觉得有一些非常成熟的女性,包括我们都熟悉的一些国外的女演员们,他们的光芒都是从中年开始,他们中年以后的个人风范和魅力。你会觉得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肉身之美,但是一定是少了某种厚度以及丰富和复杂,正是那些丰富和复杂才会让我着迷,我相信也会让很多观众着迷。”很多人都会很惧怕衰老,而面对年龄这个问题,陈数却看得比较坦然,希望做好自己:“年龄这个事情对于我来说,我没有那么惧怕,因为我知道惧怕没有用。就像我也曾经年轻过,你也有一天会走向中年和老年,这是我们不可改变的。但是的确有些时候会有点困惑,就是为什么大家那么容易被一窝蜂的或者一股脑的洗脑,就只能判定所谓年龄的问题,或者所谓少女感的问题,才会是单一的那种唯一的审美论。其实要知道,如果陷入到这种不好的定论当中,损失的是自己,因为你会丧失对于这个世界很多美的欣赏。”陈数的美,还美在大气独立。很多人说女生太独立,会很拼,会很累,而她却觉得人生没有不累的。哪怕做个家庭主妇,也有辛苦的一面。“小时候就在想,我不要当那种所谓的软妹子,就愿意像男生一样,我要证明我自己,靠我自己的专业,我也可以很有底气的站在这里和你平行对话。”她认为身为女人,也要挖掘很多女性身上的美好特质,但同时不改她内心当中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跟男性和女性没有关系,每个人每个男性或者每个女性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这个里面的内核是否是坚强的,是否是有一定格局的,是否随着你年龄的增长,你不断在进步的,这是我更加看重的。”陈数如是说。每个阶段都有挑战,要让自己变得正能量在陈数的演艺事业,乃至人生生涯中,也是有不少挑战的,也曾遇见过低谷期,不止一次。相比刚出道时的她,现在会变得松弛与坦然。因为刚出道的时候,无论是在事业的发展方向上,甚至自我情绪的管理上,以及对于一些事情的认知上都是有限的,有很多烦恼其实是自己给自己找的。“现在有时候回头想想觉得谁说青春都是好的,青春也有很多困惑嘛。谁说成熟就一定不好,成熟有很多坦荡嘛。所以每个年龄段都有收获。”在陈数的微博里,通过她分享的生活片段,暖心的文字,去传递给大家更多的温暖与正能量。如何面对人生的低谷期,陈数也给了一些建议,比如看看轻松美好的书籍或者电影、晒晒阳光、和正向的朋友聊天等等:“逆境有些时候就像生病养病一样,它不是说今天我们找到一个方法你就过去了,你就是要面对一个时间段,就要跟它一起相处。很艰难,但是会过去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但是都会过去。”最后陈数老师透漏接下来会有一个不错的电视剧《谁说我结不了婚》和大家见面,里面扮演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律师。还会出演一个经典人物女主角,静待官宣。也期待《长安道》这部电影,遇见“蛇蝎美人”林白玉,也遇见一个不一样的陈数。《长安道》陈数首度挑战美艳恶女上期《封面故事》:郎朗贼怕被打报警求救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贼怕被打报警求救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Warning: include(bot/bot.php) [function.includ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205

Warning: include() [function.include]: Failed opening 'bot/bot.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C:\php5\pear') in D:\wwwroot\zensei.cn\sitemap.php on line 205